请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盛宠之嫡女医妃
章节报错

盛宠之嫡女医妃 820遗骨(二更)

  谢一峰的表情一僵,感觉就像是一腔热血被人当头倒了一桶冷水般,嘴巴动了动,却不敢再妄言。

  烛影斧声?!难道官语白是怕此时“黄袍加身”名不正言不顺,名声被世人所质疑,为后世所争论?!

  也不无可能

  哎,若然官语白如那萧世子般狂傲不桀,不在意外人的看法,那事情反倒是容易多了!

  可惜无论是官如焰,还是官语白都是谦谦君子,却不懂君子不器

  谢一峰微微蹙眉,就听官语白不冷不热地又道:“谢一峰,本侯还有要务,你若是无事,就退下吧。”

  谢一峰怎么甘心就此无功而返,想要再劝,但最后还是噤声。

  不可再急功近利!

  他在心里对自己说,当初西夜大王子的事就是他急功近利,不仅没有如预想般得到官语白的信任,反而令官语白疏远了自己。

  如今官语白麾下人才济济,自己可不能一错再错!

  谢一峰最后恭敬地应声退下了。

  当他从御书房中出来后,有些魂不守舍地往前走着,仔细地回顾着自己刚才说的那番话,自认说得十分周全,如今天时地利人和,为何官语白却是瞻前顾后,借口什么“烛影斧声”,就是不肯自立为王?!

  等等!

  谢一峰忽然停下了脚步,灵光一闪地抬眼,恍然大悟。

  他真是太傻了!

  按照“烛影斧声”的典故,官语白既然说了这四个字,就代表他对西夜王位心动了,只是还有所顾虑或者说,他并不信任自己!

  也是,毕竟自己离开官家军已经九年了!

  九年足以让一个人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九年足以让一个曾经强盛的国家如今沦陷在官语白和南疆军的铁蹄之下,九年的变数太大了

  如果自己想再次赢得官语白的信任,想要为官语白造势,首先他就必须立功,必须办下一件让人信服的差事。

  可现在西夜的大局差不多定了七七八八,他要怎么才能立功?!

  谢一峰恍然地往前走着,不知何时又走到一棵大树前,往树干上重重地一拳重击。

  那碗口粗细的树干顿时剧烈地颤动起来,树冠因此“簌簌”地摇摆不已,叶子如雨般飞飞扬扬地落了下来

  就在这时,只听一个有些耳熟的男音自上方传来:“老谢,什么事这么大火气?!你这有火也别冲树发啊!”

  谢一峰浑身一僵,抬眼看去,只见距地一丈高的一段树枝上,一个二十几岁的灰衣青年正慵懒地斜躺其上,笑吟吟地俯视着谢一峰。

  “风行,原来是你啊。”谢一峰干笑着赔笑道。

  风行轻盈地从树上跳了下来,落地时悄无声息。他用肩膀顶了顶谢一峰,嬉皮笑脸道:“老谢啊,我瞧你刚刚从御书房里出来,莫不是在公子那里受了气?!”

  这一句话听得谢一峰是胆战心惊,急忙否认道:“风行,你别胡说!”

  风行无所谓地耸耸肩,露出一个“你我心知肚明”的笑,他摸了摸下巴道:“老谢啊,我们多年的情分,我跟你说句实诚话,这事肯定是你不对。”

  谢一峰心头顿时燃起一簇火苗,他如何不知道小四、风行这些人一个个都好似中了官语白的蛊似的,无论是官语白说什么,他们恐怕都觉得公子是对的。

  但是谢一峰脸上却不敢露出分毫,正打算应下,却听风行又道:“我说老谢,你别觉得不服气。”

  风行一边说一边随意地摘下了一片树叶,放在嘴边吹了个调子,似乎不太满意,又随手丢了,又摘了一片,继续道:“你也不想想过几天是什么日子?最近公子心情差着呢!没看我有多远就躲多远吗?!”

  谢一峰怔了怔,凝眸细思,很快,他就想到了什么,眉头一动。难道是

  风行见他明白了,拍了拍身上的树叶,道:“你既然明白了,就哪儿来的回哪儿去,别耽误我在此午睡。”

  话还没说完,风行已经灵活地又爬到了树上,拿着叶子吹起他的小调来,只留下谢一峰直愣愣地站在原地,半垂眼帘。

  春日明媚的阳光透过枝叶的缝隙洒在了谢一峰布满胡渣的脸庞上,形成一片诡异的光影,衬得他的表情晦暗不明。

  也许,他可以以此立功!

  谢一峰微微眯眼,眸中闪过一道精光。

  春风徐徐,就算是到了春天,西夜仍是黄沙飞舞,不似王都与南疆般春雨绵绵。

  官语白仍然是这西夜最忙碌的一个人,御书房的灯火常常要燃至半夜三更方才熄灭

  三月二十九,这一日,官语白罕见地没有待在御书房里。

  就在西夜王宫东南角的一个庭院中,已经摆好了一张红木雕花大案。大案上,陈列着一个牌位以及瓜果点心等祭品。

  这一切都是官语白亲自布置的。

  自从西夜王宫被攻陷后,这王宫的大部分地方都荒废了,这个庭院也不例外。

  四周的花丛枝叶都无人修剪,落叶尘埃无人清扫,一眼扫去,一片荒芜。

  官语白点好蜡烛,又上了香后,就撩袍直接跪在了地上。

  小四站在不远处,静静地看着他,面无表情,眼底释放出淡淡的哀伤。

  庭院里,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响,只有烛火在风中跳跃的声音,还有香烛的味道随风飘散在四周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后方忽然传来落叶被踩踏的声音,虽然极为细微,却瞒不过小四的耳朵,一身青袍的谢一峰正大步朝这里走来,他显然也没打算隐藏行踪。

  谢一峰在距离小四不到十步的地方停了下来,沉声道:“我记得今日是夫人的生忌吧?!我想过去给夫人磕几个头。”

  小四没有说什么,只是身子一侧,算是让开了路。

  谢一峰慢慢地走到了官语白身后,看着官语白消瘦单薄的背影,光从背影看,他几乎认不出这是当年在西疆那个血染征袍透甲红的官少将军。

  官语白一动不动,谢一峰也不知道他是否注意到自己的到来,迟疑了一瞬后,他直接跪在了官语白的右后方,然后恭恭敬敬地给牌位的方向磕了三个响头。

  谢一峰看着那摆在案头的牌位,眸色暗沉幽深。

  三月二十九,官家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请看小说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

最新推荐

韩娱之透视未来 万道剑尊 lol之电竞天王 回天 永恒圣王 僵尸保镖 御鬼者传奇 穿越火线之英雄有梦 三国之巅峰召唤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邪世帝尊 邪王嗜宠:鬼医狂妃 末日轮盘 帝临鸿蒙
彩库宝典开奖结果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