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凤皇错位缘
章节报错

凤皇错位缘 第一六○章

  第16章观音坐莲

  慕容冲张了张口,差点想说;“你把我堂堂燕国中山王收在宫里凌辱猥亵,便是德行有亏!”

  但他及时收住嘴巴。想了想说:“君王德行有亏,到底会不会导致天灾,凤皇儿没见过也不知道,但是君王德行有亏,一定会造成!比之天灾更可怕!只因人心更难以控制!”

  苻坚又是一惊,如果说前面能顺利背诵出《伊训》,是慕容冲天姿聪颖,过耳不忘,对《伊训》的理解也是听了姚崇的说法,但方才“君王与”之说,的确是慕容冲的精辟见解,非常有见地。

  慕容冲为何有这样的精辟见解,那是真真切切看见了苻睿那以胜利者自居的嚣张面目,他想此等人若是到了外头,一定是恃强凌弱,欺男霸女,无恶不作,就是活生生的,如果不是他有个极威势强权的父王,他哪里会如此飞扬跋扈,连老夫子都不放在眼里呢?

  今日的慕容冲已经不是燕宫里无忧无虑,得到万般宠爱的凤皇儿了,他经历国破家亡,违心地以男童服侍君王,受过苦难,内心的想法就会变得犀利准确。

  偏偏苻坚又不是只安心于华枕的人,心怀天下,有很高的理想,所以慕容冲的话正中他的下怀,他又问:“凤皇觉得比天灾更可怕,那凤皇觉得如何能把的危害降到最低点?”

  “为害,是因为他们有倚仗,有靠山。所以有恃无恐,若是控制他们的特权,有所顾忌,危害便没有这么大了!像这种有所忌惮之时,还会收敛自己的行为,真难想像若这些人到了地方上,该是怎样的横行霸道,为祸百姓了!”慕容冲忘记对眼前人的恨意,侃侃而谈,他本来就应该是在朝堂议事的大臣,而非胯下柔媚的娈童,这一瞬间,他有了一种遗忘,以为他所站立的地方,就是恢宏的大殿,而不是绮丽的后宫。

  苻坚点点头,慕容冲说得太对了,前朝两个赵国,前赵刘渊原来是晋朝的大将军,后赵石勒原是前赵的大将军,他们都是因为在地方上有了权势,所以有了反心。

  “那如何控制呢?”苻坚又问,并趋席向前,态度恭敬。

  “应该对他们有所牵制,到地方上要有人控制他们!”

  这时的对话,其实他两人想的已是有根本的分歧,慕容冲的是指苻坚的那些可恶的儿子们,而苻坚想到的却是异姓的大将军到了地方上要如何控制。

  然而没有什么关系,苻坚也想到了,他自己就是从堂兄苻生的手里抢来的政权,所以就算是自己的儿子也可以是为祸自己,为祸朝庭的人。

  这一次交谈,苻坚对慕容冲刮目相看,如果说原先喜欢他,先前仅仅是因为一种怜爱,后来是沉溺于两人相交欢的美好,再者凤皇性格里的魅力,这是慕容冲跟了苻坚近一年说话说得最多的一次,两个人的交谈,不像群臣,不似恩宠关系,倒像朋友,有着相同政见的朋友,慕容冲已经不是在他胯下吟喔的美妙小童,而是站在一个人臣的位置上与君王对话。

  时间过得飞快,两人一直聊到了深夜,苻坚差点就忘记了他要的“观音坐莲”!但是子时一过,慕容冲眼睛里突然闪出一丝柔媚,倾身向前靠在苻坚身上,娇滴滴地说:“坚头——”

  在毫无知觉的情况下,小凤的魂灵又占据了慕容冲的身子,苻坚闻言的心一热,一把抱住他道:“凤奴儿——你想坚头了?今晚我还要观音坐莲reads;!来!要我!”

  慕容冲(小风)猛地昂然起身,优美地跨身坐在苻坚的身上,妖媚地说:“坚头儿,你等着,今晚我要你死!”

  苻坚看慕容冲满面春色,飞红满颊,眼波流动,与方才认真作答的神情完全不同,更有一番迷人情状,叫人心潮滚滚,膨胀欲裂,他在下面张臂抱住慕容冲的腰,迷醉道:“凤奴儿身下死,做鬼也风流!”

  凤奴将苻坚头上的玉著冠一抽,丢在地上,将手插进他的发里,用力向后一抓,苻坚头皮微痛,但佯装痛得利害,大叫道:“凤奴儿,饶命!”

  慕容冲的手一扬,苻坚的发散开了,他用力一推,把苻坚推到榻上,奋力去撕他的衣服,一面道:“你怕了吧?怕了吧?怕了就向我讨饶!”

  苻坚爱极了慕容冲的疯狂,大叫:“我怕了我怕了,凤奴儿,千万别饶了我,快,快来!观音坐莲!”

  凤奴一下坐在苻坚的身上,身子趴下去,将脸送到他的跟前,神情极其妖娆妩媚,亲了他一口,将苻坚急不耐的手拔到一边去,半斜着眼睛看着他道:“观音坐莲,你还想着观音坐莲,做观音娘娘很累的,你求我罢!”

  苻坚急得快要疯了,热血奔涌,激情澎湃,奋力将身子抬起来,抱住慕容冲的腰,求道:“求你了凤奴,我的观音娘娘,娘娘要了罢,收了我罢,坐我罢!”

  慕容冲哈哈大笑,两只手臂蛇绕着苻坚的脖子,将身子贴上去,咿呀呀地扭动着,然后直起身子奋力坐下去,苻坚大叫一声,瞬间有灵魂出窍之感,实在是胜却人间无数!

  (各位亲,看到这里,你可知道什么是观音坐莲?呵呵呵,我只能说那是一种姿势,然后凤奴是观音,苻坚是莲,好罢,你明白了也就明白了,不明白了就不明白吧!)

  不说皇后古板,从来只知道恩受,便是大大小小的妃子、夫人们也都是中规中矩,不敢逾越半步,只凤奴儿每日晚上都鲜活妖娆,有时主动求欢,有时欲拒还迎,就似今日将他压在身上当观音娘娘,苻坚猛然觉得自己以前的日子都是白活了,原来情爱浓烈可以到这样的地步。

  他爱夜里热烈缠绵的凤奴儿,也爱白日里爱使气、冷淡聪颖的凤凰儿,两种完全不同的性格在同一个人身上,他就是慕容冲,他爱他,已经到了须臾不能离开的地步。

  这一夜天还没亮,苻坚还没有醒过来,慕容冲就起身梳洗好,就带着长史、长盛赶去学堂了,苻坚喜爱慕容冲,就准他从以前服侍他的人中挑几个带到身边,慕容冲去哪里仍爱带着他们两个去。

  慕容冲兴冲冲到了学堂,老夫子没有来,他想悄悄地进到学堂里,看看进门的人少了,就低着头悄悄地进了去,然而并没有如他所愿,他的身影刚一出现,学堂里所有人的目光就射过来了,慕容冲好似猛地走进一束光圈里,全身上下都在众目睽睽之下,无地遁逃。

  慕容冲全身的毛都耸了起来,他迟疑了一会,微微抬眼向周边看了一眼,却发现众人看他的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请看小说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

最新推荐

魔体碎梦 神医爱妃有点野 阳阳狂想曲 回到明朝力挽狂澜 武霸星辰 宫缱绻 魔法师的选择 不灭邪尊 风倾天下之华夏记 幻想轮回日 掌执天道 黑帝私宠重生妻 云影深深处 最强御灵帝尊 那一片绿油油的甜叶菊
彩库宝典开奖结果直播